追星星的渔

god dag.
这里是零碎世界。
用过或正在用的名字有星子/渔子/星火。

美术馆奇妙夜x

无聊的东西。标题就是,玩个梗x
看我强行凑cp。明明物吉都没出场(
同僚单纯就是个路过的。
同学都在准备期中考,而我却在摸鱼,好心虚啊(
考完期中回来写后物,有物吉的后物。
正在返校的路上……快到了。在车上玩手机好晕啊想吐……
——————————
他从又一个冗长的梦里被拽回现实,醒来的瞬间还以为自己又回归了尘世、被抱在谁的怀中,抬头却看到无色的玻璃上倒映出本体的影子,人群隔着那层屏障指指点点,嘴里念念有词,旁边的牌匾上刻着自己的名号——『名物 后藤藤四郎』
一波又一波人潮从他面前推挤着流过,途中投来匆匆几瞥。这让他不舒服地打了个寒噤,但除此之外就什么都没法做了,本物被锢在那里,付丧神终究离不了太远,更何况那花花绿绿的人潮流得太快,看得他眼花,索性就不动声色地缩回了本物里——反正也没人知道。
等到夜深了,人没了,月色从窗棂边上滑进来的时候,他才又现了形,升腾起一点云雾,衣袂无风自动地立在月光里,没有投下哪怕一片影子来污浊这一潭月湖。世间万物与人最本质的区别,便是他们始终干净。
他左右看了看这间和室,借着月色与发黄的记忆,认出这是他曾呆过的尾张的宅邸里的某一处,如今是个被改造得几乎认不出原来样子的展厅。房里陈列了一排排展柜,玻璃泛着冷清的光。里头的古物无声叙述着历史。
他便是其一。

后来才又从偶然现形的同僚口里得到了进一步了解现状的机会。对方微笑着听他问出心中疑惑,然后彬彬有礼地答他。
好久不见,吉光先生。您这是方才苏醒,还不了解现状吧。
是。
这儿早没有尾张德川家啦,取而代之的,是德川美术馆。
……那是什么?
主要是为了纪念那位家康大人和义直大人吧。现在的人们安逸了、富足了,就有了闲时间来悼念古人了。
这样、这样啊。得到了出乎意料又情理之中的答案。他转转眼珠,脑海里浮现出另一位付丧神的面容。
说到家康大人,您知道物吉——物吉贞宗,他在哪里吗?他还在这里吗?
就料到您会这么问,这儿啊,就数你们好。
同僚掩着嘴笑,笑得后藤藤四郎都要尴尬了。
只是刚好想起来罢了。其、其他的同伴也是要去看看的。
是、是,我明白。贞宗先生也还在哦,只是还没有苏醒罢了。 同僚识趣地承接他的话。
他还在吗,那就好。
后藤藤四郎笑起来。那就好。有个人陪我一同历世事变迁,历人情世故,挺好。
他又问这位同僚。那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不过是想找回一点过去的影子……仅此而已。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