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星星的渔

god dag,这里是渔子/星子。
物吉贞宗迷妹中。
后物沼沼民。
感谢我生于此地,且能与你们相遇。
梦想是做温柔的事,成为温暖的人。

后物/段子

我终于饿到忍不住开始割大腿了嘛(

—————
狭小的旅馆里被暑气充斥,敌将的残骸被遗弃在了对面走廊的房间,带队的鸣狐和青江去清理战场以及清点出阵途中发现的资源,其他的刀们则各自散开休息,等那两人回来就差不多可以回去了。后藤靠着墙角坐下来,一边喘气一边抬起手擦掉脸上的血污,不经意间碰到了额上刚被敌枪擦到的伤口让他疼得嘶嘶吸气。
听见熟悉的啪嗒啪嗒的脚步声,不一会儿有人靠近过来,“后藤——还好吗?”
借着有好过没有的微弱月光,他看见物吉贞宗伸过来又停在半空的手指——想触摸但是不敢。紧接着手指缩回去,取而代之的是类似于祷告的东西:“好——把幸运输送给后藤!疼痛疼痛都飞走!”
后藤一下子笑出声来:“幸运原来有这种功效的吗。”
“不管怎么说,现在是不是感觉没原来那样疼啦?”
“嗯…大概。你亲我一下就不疼了。”
物吉是把实在刀,听了这话马上就捧着后藤的脸吧唧一口,完事了还特认真特关切的问:“那这样还疼吗?”
懵逼。
物吉都憋不住笑了后藤才反应过来:“好啊你占我便宜!”
两个少年瞬间就扑成了一团,混乱中后藤瞅准了机会,照着物吉的脸啾的就是一下。
……等等这触感不对。
他抬起头来向被他压在下面的物吉看,光线不足让他只能看见那双闪闪的眸子,里头似乎盛了无数星子。然后星子忽的不见了,被云层遮住了。
于是后藤闭上眼,像他刚刚做的那样低下头去。

两人分开后相互依靠着贴墙坐。几分钟里只能听到呼吸声,然后物吉出声了:“……能活下来,真是太好了啊。”
“嗯。活着真是太好了。”
每一次出阵都在与死神擦肩而过,随时都有受伤甚至碎裂的危险,可现在的他们还能呼吸、跳跃、奔跑,凭借审神者的力量让灵魂依附在人类之躯上,活在时空的夹缝里。
战争结束之前,也许能一直持续下去吧,这样的生活。
传来小狐狸尖细的一嗓子,后藤扯着物吉的手借力站了起来。
“回去一起吃团子吧。”
“嗯。”
看不到对方的脸,但都能从声音里知道,彼此的眼睛一定是笑着的。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