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星星的渔

god dag,这里是渔子/星子。
物吉贞宗迷妹中。
后物沼沼民。
感谢我生于此地,且能与你们相遇。
梦想是做温柔的事,成为温暖的人。

【城拟】日常三十题其一

觉着题目挺萌的就选了个摸了个鱼(゜∀)ノ
大概是江门x阳江

——————————
2.光阴的温和

在南方,五月末的时候,阳光也已经开始火热起来,炙热的光线烤着地面,让人都有了一种死都不关空调一旦离开了空调简直不能活的感觉。
……怎么可能,你当电费很便宜啊。
但是开着冷气的公交车里面真的好凉快啊我才不想进外面的蒸笼!
阳江从椅背后探出头看着逐渐从人声鼎沸变得空无一人的车厢,叹口气,揉着睡乱了的头发不情不愿地拿过行李下了车。
人挤人人推人并且还充满了汽车尾气的露天车站里通常都是夏天里最热的几个地方之一,除了几个刚下车还在找人的以及接人心切的,其他人都跑到了建筑物旁为数不多的荫蔽下躲避毒辣的日光。阳江抹着汗左顾右盼没看到来接风的人,拖着行李箱正要混到里头的时候就突然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喂——这里这里!”
碍于身份,江门没法直接喊出阳江的名字,只好把半个身子探出车窗使劲挥手希望能吸引到她的注意力,结果自然是成功了。
“哦哦!我即刻过去!”
阳江立马小跑着就过去了,途中还想着“就说为什么看不到人原来是躲在车子里”,江门下车帮她把行李放进车尾箱,之后两人就赶快回到了开着空调的车子里。
“好像重获新生了一样……”
“生命真美好……”
两只家伙不约而同的发出感叹,软趴趴地靠在椅背上吹空调。
过了一会,重新回复了精神的江门直起身望向旁边的阳江,“接下来去哪?”
“你是东道主啊当然你决定……不过还是先去吃饭吧好饿!”
“那么在外面吃还是来我家?”
这时阳江也坐好系了安全带,闻言歪歪头看向江门,“你来煮饭的话要多久?”
“至少二十分钟。”
“……”阳江摸摸自己的肚子思考了一下,“似乎到哪里都差不多,你家吧。”

用不着多久就到了江门家。普通小区的住宅里并没有电梯一说,江门拉着阳江站在楼梯口看看楼上又看看地上的行李,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把一串钥匙扔给阳江。
“大件行李我来搬就好,你去开门,我家在六楼。”
于是阳江拿着钥匙拎了几个小包哒哒哒向六楼跑去。
虽然行李箱并不算太大,但是其质量是说不上轻的,在夏天将近中午的时候要把这么一个家伙搬上六楼可说不上轻松,更何况衣料被汗液粘在皮肤上的感觉实在令人难受,江门把东西搬到差不多五楼的时候想死的心都有了,索性在楼梯间停下来喘口气,一抬头就看到了一个蹦跳着下楼的物体,定睛一看,果然是阳江这个闲不住的姑娘。
阳江落地的时候一个趔趄没停稳,差点向前倒下的时候还是江门把她拉住才险险站定。
“小心小心……你干嘛啊?”
“来帮你啊,我的东西要你来拿上来也太不好意思了。”
……原来你知道啊。
然后两人合力把剩下的东西弄上了楼。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嘛。
放好东西顺便洗了个脸,倒在沙发上歇息的时候江门突然想起什么,转过头来问也坐在不远处的阳江:“话说你打算在这儿住多久。”
阳江正散了头发忙着给自己束一个清爽一些的高马尾:“不知道,一阵子吧。”
“诶…给个准确时间啊。”
“唔…等大后天的会议结束先。——诶你过来帮我看看我的辫子绑的怎么样。”
“……”

吃过了了午饭之后阳江开始整理东西,江门照她的意思帮着她把一些琐碎物什摆好,心里默默吐槽女孩子就是麻烦。
有着江门的帮忙,不出十五分钟阳江就把东西都弄好了,然后就坐在了客房的床的床沿上盯着江门。被女孩子这样目不转睛地盯着总感觉有些微妙,江门刚想找点话题来转移她的注意力,阳江却先了他一步。
“小江你睡不睡午觉的啊?”
虽然对于找到话题了有点高兴但是这话题意味何在。
“没有这个习惯,但要是空闲的话偶尔……”
“那好啊!我们一起出街吧!”阳江响亮地拍了两下掌,说:“我很少有机会来江门的!”
“很少?”
“那都是因为公事啦公事。”阳江鼓了鼓脸颊:“好小江乖小江带你阳姐出门玩——不对,是考察民情接接地气——好不好啊?”
“噗——”居然倚老卖老,都一把年纪的人了。不过今天为了接待这位客人也特地请了一天的假,陪她出门大概也算在职责以内。
“行吧。”
阳江立马欢呼着跳起来抱了江门一下,然后就出房门去玄关穿鞋子了。

真是,比年轻人还有活力。
江门哼笑了一下,他真不明白为什么阳江总是这么精神抖擞,总是这么开朗阳光,总是这么开心得忘乎所以。千年时光竟也没把她打磨成一个饱经风霜的老人。
或许,这就是她的厉害之处吧。
都说时光无情,但你却偏偏是个例外。
“——江门,说好的啦快点过来。”
“嗯,来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