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星星的渔

god dag,这里是渔子/星子。
物吉贞宗迷妹中。
后物沼沼民。
感谢我生于此地,且能与你们相遇。
梦想是做温柔的事,成为温暖的人。

【APH/耀菊】[渣文慎入][色系十五题]

*用老物来充个数☆大概是去年八九月码的

————————————————————
————————————————————
灼热耀眼的黄色(僵尸耀x狐妖菊)

作为僵尸的王耀额上总是——应该说一直,贴着一张符。符纸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包括眼睛。但似乎这一点也影响不到他的视力。

小小的本田菊曾好奇那张纸下究竟是怎样的一幅面容。是丑陋?是美丽?是皱纹满面?亦或是像他一样的年轻不老?

他不知道。

他只能凭着王耀的一言一行来试着认识他,来凭空描绘出他的脸。

他也曾经试图在他睡着时看看他的样子——就如同很多俗套的小说一样,王耀在他的指尖几乎碰到纸面的一瞬间醒了过来。

[有什么事吗阿鲁?]

[不…没什么……]

这件事也就这么不了了之。


[小菊想要看看我的脸是吧阿鲁?]

某天,他突然这样说。

那代表着身份的狐耳动了动,少年犹豫,答[嗯。]

[那就让小菊看一下吧,]他似乎笑了。[这张符纸下面的脸,除了我的弟弟妹妹,谁也没看过哦阿鲁]

[弟…妹?]

[嗯,小菊现在也是我的弟弟了,就是亲人阿鲁!]
亲人……么

这个词对于本田菊来说很陌生。他从出生就是一个人,无依无靠,只身一人在险象环生的世界里生活。

直到遇见他——

[那么……]王耀微微低下腰,[由小菊来掀开它吧阿鲁。]

于是少年踌躇了一下,踮起了脚,用手轻轻拨开了那张用不知名符号画上了的纸。

然后,他终于看到了那张让他魂牵梦萦的脸。

那是怎样的一张脸啊。五官俊朗却又不失秀气,虽是男子的眉目却又连女子都自叹不如;温润的线条之间又含着一丝君临天下的霸气,明明是几千多岁的人了还像十六岁的少年一样容光焕发。

但他的视线只是毫无停留的掠过它们,随即定格在那双眼睛上。

本田菊甚至不知道该怎么样形容那双眸子。琥珀般的金色,里头仿佛有光华流转。就算血液已不再流动,心脏已不再跳动,那双眼睛还如同拥有着鲜活的生命一般的流光溢彩。光耀万丈而不灼眼。

他突然觉得,他陷入到这双眸子里了。

或许在更早以前,

在那片他们初次邂逅的竹林里。当带着泥土气息的风拂过,连带着那张符一起舞动起来时,他便在纸片的掩映下朦朦胧胧的望见了那双瞳。

瞳中是他不曾见过的柔和神色。

就像是不小心踏进了一个浅浅的洞,到洞底后突地发现是一片梦寐以求的世外桃源,从此不愿逃离,再回眸时才发现早已深陷在此。

他看见那人的眼睛笑得弯弯,朝他伸出手——

[要和我,一起么?]

当时的回答他已不再记得,他只记得那年他看着他逆光的身影,把自己的手放在了他的掌心。

应是冰凉的体温他却感到了一片温暖。

 

那灼热耀眼的金眸啊,小小的狐妖早已沉沦至此,再无轮回。

----------色系十五题(灼热耀眼的黄色)FIN----------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