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星星的渔

god dag,这里是渔子/星子。
物吉贞宗迷妹中。
后物沼沼民。
感谢我生于此地,且能与你们相遇。
梦想是做温柔的事,成为温暖的人。

复活(假的
当了快一年的转校生,本以为自己快要退刀坑了,一听到有物吉的刀音3和后藤极化的消息就立刻又蹦哒起来,感觉心里的火苗重新烧起来了。
果然还是放不下他们。
刀音珠海公演的时间定得真是好,覆盖520。
白天就打算带着图上的包去珠海啦,做时候偷偷混进了点es的东西……

后物/段子③

一整个六月没发过东西,除除草。
一点点妄想。
明天考最后三科试,求保佑qwwwq
暑假开始肝那篇出逢い
有段子②但是我删了。

—————

后藤。

那人吐出这个昵称,气流挤过齿间,舌尖顶住上颚又弹开,尾音用独有的方式拉长了半拍。那人出声,就像山泉落下石阶,熹光穿过树叶,蟋蟀趴在被露水沾湿的草叶上鸣叫,温软而带着一丝不可言说的缱绻。这个语调别人学不来,也不会有谁被这么唤,于是这就成了他专有的、独属的。

那人发问。你喜欢春天的花吗?

他一惊。喜欢吧。不知怎的就脱口而出。

夏天的雨呢?

……喜欢哦?

秋天的红叶?

喜欢。

冬天的雪?

也喜欢。

对话的开始和进行都莫名其妙,问的人自顾自地...

神官处——日常

踩着死线交稿我真帅(bushi

过段日子要大考……期末之前都不写任务了。有脑洞的话会记下(

人设


——————————


讲道理,假期真的没必要起早。虽说保持早起的习惯是好事,但连续的工作日之后也是需要一个睡到太阳当空照的早晨来给自己放个松的。

……说是这样说,也是想这么做。要怪只能怪生物钟太过尽职。我翻滚了几个来回,把眼睛睁开又合上再睁开,确定自己再无睡意之后还是认命地翻身起床。临近初夏,日出的时间越来越被提前,曦光甚至足以透过窗帘落到房间里,我穿上拖鞋走到窗前拉开那层薄布,原本还算昏暗的室内顿时被天光充盈,每个角落都被染上明亮的色彩。

“主上早安……”

稍微转一下视线,...

5.17,挪威国庆日。

我们隔着无数车水马龙,无数山林平野,无数江河湖泊;

隔着一整个欧亚大陆,隔着辽阔苍穹,隔着半个地球;

我在此,向您致以最诚挚的问候和祝福。

-

原来lofter也可以定时发的啊(

我现在大概是在学校宿舍,刚起床吧(

后藤藤四郎相关历史

刀剑memo:

      江户时期已经开始流行娘家在婚礼上赠送新娘短刀以表祝福。赠送到也可以代表新娘的决心,刀锋处的刀纹一定要笔直,不能回折,因为这表示新娘出嫁后已经有了不再回娘家的觉悟。

      后藤藤四郎就是一把祝福新娘而赠送出去的短刀。1639年8月21日,第3代德川将军德川家光的女儿千代姬嫁给尾张德川光友(尾张2代藩主)时,德川家光赠送给千代姬的出嫁礼物。德川家光还将大森藤四郎赠送给将成为千代姬公公的义直。此时千代姬3岁,光友9岁。(该资源来源于东京...

【刀乱/后物】 出逢いは時に

说是架空吧……又好像不是……
没去过日本更没去过德美,有关的东西都是看着官网的图片编的。
不是本丸的2205年,是我们现代的时间……再早一些。
打算写到他们一起展出……不知道有没有这份毅力。
原创女主,推动剧情发展用,大概不会有名字了(?!)除非我哪天心血来潮

————————————————————

那是我才来德川美术馆工作没几天的事。


估摸着也不过十五六岁大的少年坐在夕阳下的地板上,全身上下都和夕阳一样颜色,稍显窄小的肩膀被宽大的羽织包裹着,孤伶伶的像是被谁落下了一样。

那时我尚且不知他是何方神圣、经过如何历史、有着怎样心境,就这么地站在门口,看着不该在闭馆时间出现的、染上夕阳的少年,...

同人作者手撕盗印教程

錳與清輝:

帆过十洲:



0、前言


我之前从来没出过同人本,甚至不怎么买同人本,一向只知道有人在完售之后高价倒卖,万万没想到还有在没定稿的时候就盗印的。


你买了本子,书是你的,高价倒卖我管不了,只能在我自己的地盘提醒自家读者不要被坑。


但是还在预!售!期!的本,你绝对是盗印的对吧,你便宜也不能掩盖你内容未经校对增补且没有赠品的事实,我撕你毫无压力啊。


于是我在发现狐狸有盗印之后果断出手,两个盗印都已经下架。本来打算狐狸卖完多积累点手撕经验再写这个的,不过仿佛首页很多太太都在被盗印困扰,就暂且基于这两个案例讲...

得之我幸。


肝了两小时十分钟e2,一共进了两次boss点。第一次麻麻,第二次物吉。

我这辈子为数不多的好运。

想了想在冬活e3里肝了110多次boss点仍没有出物吉的那时候的我……有点心疼。

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带后藤去肝物吉()因为我的偏爱,他的等级太高了……

不管怎么说,觉得之前的所有喜爱期待渴盼都得到了满足。你总算来到我的本丸里啦,物吉貞宗。

おかえりなさい。

美术馆奇妙夜x

无聊的东西。标题就是,玩个梗x
看我强行凑cp。明明物吉都没出场(
同僚单纯就是个路过的。
同学都在准备期中考,而我却在摸鱼,好心虚啊(
考完期中回来写后物,有物吉的后物。
正在返校的路上……快到了。在车上玩手机好晕啊想吐……
——————————
他从又一个冗长的梦里被拽回现实,醒来的瞬间还以为自己又回归了尘世、被抱在谁的怀中,抬头却看到无色的玻璃上倒映出本体的影子,人群隔着那层屏障指指点点,嘴里念念有词,旁边的牌匾上刻着自己的名号——『名物 后藤藤四郎』
一波又一波人潮从他面前推挤着流过,途中投来匆匆几瞥。这让他不舒服地打了个寒噤,但除此之外就什么都没法做了,本物被锢在那里,付丧神终究离不了太远,更何况那...

自设的羽织绔物吉……羽织是不是忘了画领子(死目)
还想画一画手甲的但是好麻烦啊……(懒死算了)